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关于我们


  长沙国际会展中心开馆运营  关于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的通知  湖南省商务厅关于调整典当行审批及年审工作中介服务事项的通知  罗双锋副厅长主持召开海关特殊监管区工作座谈会  加工贸易处支部学习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并谋划明年工作 http://www.hunancom.gov.cn


关键字  栏目   
当前位置:首页>商务调研>正文

挺进非洲投资合作,湖南企业潜力巨大
2016/8/19 16:32:27    文解亮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中国和非洲的人口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以上,中国对非洲的投资贸易是我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节点。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成立后,双方经贸合作进一步加强和活跃,贸易、投资、基础设施、能力建设全面推进,金融、旅游等领域的合作逐步拓展,形成了多层次、宽领域的格局。今年6月26-29日,湖南省政府 在湖南长沙隆重举行“2016湖南-非洲国际产能合作暨工商企业跨境撮合对接会” ,邀请了来自21个非洲国家的部级官员、驻华使节、企业代表及世界银行代表等170余名外宾应邀出席,400余家省内企业积极参会。湖南已经吹响进军非洲的号角,在此,笔者就湖南企业与非洲国家投资合作机遇和风险作个肤浅分析,供给大家分享。


 一. 非洲经济社会基本情况


    非洲总面积约3,020万平方千米(包括附近岛屿)约占世界陆地总面积的20.2%,次于亚洲,为世界第二大洲。人口约12亿,有56个国家和地区。在地理上,习惯将非洲分为北非、东非、西非、中非和南非五个地区。有几个特点:


    一是资源丰富。非洲已探明的矿物资源种类多,储量大。石油、天然气蕴藏丰富;铁、锰、铬、钴、镍、钒、铜、铅、锌、锡、磷酸盐等储量很大;黄金、金刚石久负盛名;铀矿脉的相继被发现,引起世人瞩目。许多矿物的储量位居世界的前列。非洲的植物至少40, 000种以上。森林面积占非洲总面积的21%。盛产红木、黑檀木、花梨木、柯巴树、乌木、樟树、栲树、胡桃木、黄漆木、栓皮栎等经济林木。草原辽阔,面积占非洲总面积的27%,居各洲首位。可开发的水力资源丰富。沿海盛产沙丁鱼、金枪鱼、鲐、鲸等。非洲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水平最低的洲。大多数国家经济落后。黄金、金刚石、铁、锰、磷灰石、铝土矿、铜、铀、锡、石油等的产量都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


    二是产业以农业、采矿业、轻工业为主。农业在非洲国家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是大多数国家的经济支柱。非洲的粮食作物种类繁多,有麦、稻、玉米、小米、高粱、马铃薯等,还有特产木薯、大蕉、椰枣、薯芋、食用芭蕉等。非洲的经济作物,特别是热带经济作物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棉花、剑麻、花生、油棕、腰果、芝麻、咖啡、可可、甘蔗、烟叶、天然橡胶、丁香等的产量都很高。乳香、没药、卡里特果、柯拉、阿尔法草是非洲特有的作物。畜牧业发展较快,牲畜头数多,但畜产品商品率低,经营粗放落后。渔业资源丰富,但渔业生产仍停留在手工操作阶段,近年来淡水渔业发展较快。轻工业以农畜产品加工、纺织为主要。木材工业有一定的基础,制材厂较多。重工业有冶金、机械、金属加工、化学和水泥、大理石采制、金刚石琢磨、橡胶制品等部门。


    三是交通运输比较落后。非洲是世界交通运输业比较落后的一个洲,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交通运输体系。大多数交通线路从沿海港口伸向内地,彼此互相孤立。交通运输以公路为主,另有铁路、海运等方式。南非共和国、马格里布等地区是非洲交通运输比较发达的地区。撒哈拉、卡拉哈迪等地区则是没有现代交通运输线路的空白区。目前非洲有公路约130多万千米,铁路约78,000千米。内河通航里程约52,000千米。海运业占重要地位,航空业发展也较快。


    四是能源及传输设施落后。非洲人口占全球15%,约有六亿人口仍未通电。撒哈拉以南的48个非洲国家中,30个国家经常性停电,停电造成的经济损失在马拉维、乌干达、南非占了GDP的5%。非洲当地对电力的需求和产能差距太大,尤其是输变电线路建设在非洲大部分国家几乎为零。非洲发展银行Adesina主席称,电力不足使非洲造成的经济损失占其GDP的4%,电力不足极大限制了非洲经济的发展。非洲各国电力产业急需发展,同时非洲的、水电、风能和太阳能资源却又特别丰富。

 

二. 湖南企业投资非洲的优惠政策 


    自2003年以来,非洲经济摆脱了长期低迷的状态,呈现持续增长的势头,增速也高于全球经济平均水平,主要得益于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非洲国家近年来政治稳定,并实施了宏观经济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措施,促进了非洲国家经济的稳定发展。第二,非洲劳动力数量在未来十几年里将会有较快增长,将促使国民收入增加和内需扩大。国际组织普遍认为,非洲国家经济结构的调整,投资环境的改善,加上经济持续增长,必将加速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第三,全球经济强劲增长,为非洲经济增长提供了动力。中国、印度等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对非洲经济增长产生了拉动效应,带动了非洲国家加工业和出口的增长。第四,援助和外国投资增加。同时,外国直接投资也在逐年增长。近年来,流入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增长。


    为吸引外来投资,非洲大多国家制定了鼓励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体现在几个方面:首先,绝大多数非洲国家取消了对外资进入的限制,大部分领域不再规定控股,允许独资经营。与此同时,非洲国家还推出富有吸引力和鼓励性的吸引外资政策,为外国投资者提供各种便利,其中包括简化投资审批手续,设立出口加工区,鼓励外资向基础设施、出口制造业等领域投资。例如尼日利亚在石油和采矿领域不再规定外资只能以合资形式进行;加纳则通过减少投资行业划分进一步扩大了外资准入领域;在埃塞俄比亚等国家投资生产的产品,还可以享受美国《非洲增长与机遇》政策以及欧盟“武器除外的全面优惠安排”,免关税和配额。其次,为吸引外资提供优惠政策,非洲国家近年来纷纷加快对外开放,以市场为中心发展商品生产,建立和完善市场机制。特别是许多国家制定了新的外资法或投资法,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优惠政策,其中包括减免税收、放宽利润和资本汇出限制等。例如埃及向投资者提供5年至20年不等的免税优惠条件,同时还规定对于建立劳动密集型产业、有助于高科技发展或产品可大量出口的项目,可免税向投资者提供土地;南非则规定外国投资生产的产品可以免税且不受限制进入南部非洲关税联盟的其他国家。第三,许多非洲国家设立了投资促进机构,向投资者提供“一站式”服务。其主要职责是负责批准投资申请,推介投资机会,提供有关投资环境和法律方面的信息,协助沟通投资者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代理投资者购买土地和不动产,促进本地公司与外国公司之间的交流。非洲大陆已经拥有35个投资促进机构,在推动投资、反映投资者关注的问题以及减少官僚主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此外,中我省企业到非洲进行投资合作,除享受上述非洲国家优惠政策意外,还可以从中国政府以及中国和非洲的商业银行获得优惠的贷款。既可从非官方机构如中非民间商会申请贷款,也可通过官方途径获得到非洲投资的贷款。如中非发展基金就是其中的一种途径,这个总额将达到50亿美元的基金,主要用于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其次是由我国商务部和财政部设立的用于支持中小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政府性基金,支持内容包括境外展览会,各种认证、市场宣传推介、新兴市场开拓、企业培训、境外投标等6项内容。凡是拥有进出口经营权、上年度海关统计出口额在1500万美元以下的各类企业都可以向所在省商务厅申报。湖南省人民政府还设立了外经贸发展资金,对于赴非洲投资设立公司、建立贸易销售平台、资源开发及运回湖南、承包非洲建设工程、在非洲国家建立境外经贸合作园区等给与支持。


 三. 湖南企业投资非洲的合适产业


    非洲经济贫困,也最具发展潜力,但发展很不平衡,中国企业在非洲各个国家的贸易投资领域也不尽相同。非洲按地域可分为三个主要经济集群,以南非为中心的南部非洲,得益于西方重点投资和贸易优惠发展迅速,这些国家喜欢中国的机电产品、纺织品,家用电器等产品。埃及、突尼斯等北非各国由于欧盟南下政策而获得了不少经济发展机遇,而这些国家对金融、电信等服务类产品的需求增速较快。以尼日利亚、加蓬为核心的西部非洲的发展则是借助了石油美元的强力支持。在这一地区,大型农业合作开发项目受到欢迎。我国已有企业在几内亚、加蓬和加纳等国家投资建设了杂交水稻实验基地。据分析,非洲最大的投资贸易商机主要集中在八个领域,包括贸易、能源开发、基础建设、农业和农产品加工、纺织制造业、医药卫生领域、通讯和电子IT产业以及旅游业。截至目前,两千多家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领域横跨自然资源开采、金融、基础设施、发电、纺织品、家用电器等多产业。


    据湖南省商务厅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湖南在非洲投资企业94家,中方合同投资额1.29亿美元,投资的主要国别主要是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赞比亚、阿尔及利亚、刚果(布)、刚果(金)、肯尼亚和津巴布韦,涉及的领域主要有农业、矿产资源开发、医药、冶炼等。湖南的产品、服务、技术和工程遍布非洲,湖南与非洲双方都从合作中受益。大批湖南企业正走进非洲,目前非洲已成为湖南经贸合作的重点和热点区域。比较典型的湘企投资项目有,中车株机与南非国家运输集团签署了495台电力机车销售合同,正在建立组装及售后维保中心,并拟在南非投资成立非洲地区生产基地;三一重工参与了埃塞俄比亚阿达玛二期风电项目建设,提供的102台风机是中国风机出口最大订单;衡阳特变电工承建的多哥“索科地变电站和输电线路项目”是多哥-贝宁电网联接的枢纽工程,大大改善了多哥电力输送能力和效率。非洲市场也一直是湖南境外承包工程的重点地区,2015年完成承包工程营业额14.43亿美元。中建五局、水电八局、湖南中扬建设、湖南建工、湖南环达路桥等一批工程企业,已在埃塞俄比亚、安哥拉、阿尔及利亚、乍得等国打开了工程承包市场。


    非洲与湖南的适配性很强。湖南与非洲的发展阶段正好前后衔接,将湖南的产能与非洲的发展需求有效对接,可共同解决发展中的一些瓶颈。根据对发展现状、资源凛赋的分析,我省确定了阿尔及利亚、埃及、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刚果(布)、刚果(金)、加纳、津巴布韦、喀麦隆、肯尼亚、莱索托、卢旺达、毛里求斯、摩洛哥、南非、尼日利亚、坦桑尼亚、乌干达、马达加斯加、塞内加尔、赞比亚等21个重点国家作为我省企业对接和合作的对象。非洲大陆蕴藏着丰富资源,非洲国家普遍在推进工业化和现代化,急需把资源转化为生产力。湖南的工业基础雄厚,机械、石化、食品、有色金属、轻工、冶金、建材、电子信息等产业相继跨入千亿行列。未来我省将与非洲在基础设施、农业、矿产、能源电力、房建等五大领域开展合作。从投资主体上看,湖南的中小企业加工制造能力强,双方互补性很强,制鞋、制衣、工艺品制作、小型电器、电工产品、家化、化肥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在非洲有很强生存和发展空间,省内中小加工企业产能往非洲转移具有很大的优势。另外,由于华人尤其湖南人在非洲较多,我省的湘菜餐饮、文化娱乐、医疗健康、住房建筑等产业到非洲投资也会迎来机遇。


四. 投资非洲风险及其防范


    目前有很多湖南企业已经或者筹划对非洲的投资计划,走出国门去非洲投资建厂或者设立销售网络。但是,不是所有的湖南企业在非洲的投资都有收益,由于中国与非洲各国在政治、法律、经济、文化、宗教、风俗习惯等方面的差异,在非洲投资存在诸多风险及不确定因素,再加上我省企业缺乏海外投资经验,很多企业在非洲的投资失败,利益受损。笔者认为,与非洲国家企业的投资合作应主要防范风险是政治风险、健康安全风险、法律风险、经营风险、汇兑风险等。


   一是政治风险。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非洲未来的政治风险依然处于高位。中国对非洲部分国家的投资和援助,正在经受这些国家政局变化的挑战。如中国“老朋友”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前不久多次公开指责中国,认为中国人、中资企业应该对津巴布韦国内经济危机负责。不过,穆加贝近日又改口表示,在南海问题上支持中国。其实,这样的发言背后有着很强的利益因素。建议企业认真研究非洲国别政治风险地图,结合政策、行业和风险承受能力决定争取哪些投资机会和放弃哪些投资机会。很多国际评级机构每年都会发布这类评级报告,可以作为参考。


     二是安全健康风险。南非是非洲投资热门地区,曼德拉政府执政后,黑人在南非的地位逐渐上升,同时由于历史造成的贫富差距过大,南非成为抢劫等刑事犯罪的重灾区,很多西方公司因此都撤出了南非的投资,南非的整体经济比之前白人统治时期倒退了十年,可以说安全和艾滋病已经成为南非经济发展的障碍。多年的战乱和横行的疾病是非洲吸引外商投资的大敌,很多跨国公司因为安全和疾病威胁,断然放弃了一些非洲国家的投资。为了争取这些人弃我取的市场机会,很多中国劳工也付出了健康甚至生命的代价。以疟疾为例,这一在大多数国家已经消失的疾病还在非洲特别是中南部非洲肆虐,这一疾病虽有药物可治,但却会大大降低人的免疫力,一些国家因为疟疾的影响,居民的平均寿命只有30多岁。


    三是劳动法律风险。非洲大陆国家法律制度比较复杂。我省企业在决定在非洲投资前,一定要熟悉东道国法律,避免不熟悉当地法规导致的负面后果。这类风险可称之为法律合规风险,例如中国企业投资南非首先要了解南非的BEE政策(“黑人经济振兴政策”),很多企业因为不熟悉或者不重视BEE政策,导致在南非的业务长期无法正常开展。劳动法律风险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特别是收购并购后遭遇的典型法律风险,主要包括高级雇工缺乏和非法用工的问题。由于缺乏有效的政府监管和习惯于其在国内的惯常做法,一些中国企业在非洲无视当地法律,不与雇工签订劳动合同,随意解雇劳工,工资标准甚至低于所在国规定的最低保障工资,不注重保护员工基本权益,严重影响了中国企业在当地的形象。技术水平较高的企业雇佣到企业需要的人才非常困难。本地雇员法律意识强,对不合规的做法几乎是零容忍的态度,很多中国企业因为本地员工的举报遭遇巨额罚款,表明我国境外投资企业雇员本地化做得远远不够。


    四是外汇风险。有汇率风险和汇出风险。汇率风险指因外汇市场变动引起汇率的变动,致使以外币计价的资产上涨或者下降所带来的风险。中国企业在非洲的项目一般都以美元计价,由于中国企业外汇风险意识不强,在这一波长周期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的过程中,外汇变动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巨额的损失,外汇风险管理的好坏已经成为项目盈亏的关键因素。还有外汇汇出风险,即中国投资企业将资本金、利润等汇回中国时则会遭遇外汇管制。埃塞俄比亚就是采取外汇汇出管制的非洲国家之一,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埃塞俄比亚外汇极端紧缺,该国政府至今仍实行严厉的外汇管制,整个金融业也未对外资开放。建议我省企业考虑使用套期保值等财务手段避免汇率损失;设置专门的外汇专家成员对外汇操作进行设计,一些重大的项目也开始委托专门机构进行外汇操作,以保证投资的保值和增值。


     五是经营风险。首先是产品质量风险,由于在非洲的无序竞争和相比于欧美比较宽松的市场监管,部分企业不重视产品质量和企业信誉,中国产品成为廉价质差的代名词。例如,2012年曝出的中国安全套侧漏引发非洲国家公共安全事件对中国制造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其次是国际税负风险,如果企业不懂国际税负安排,会带来税收成本增加,影响企业利润。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要保证项目的回报,妥善的国际税务安排是必不可少的考量因素。全面税务筹划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它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合理规避企业税负,避免额外税负风险。毛里求斯是非洲投资的避税天堂,湖南投资企业可以借鉴外国公司做法,为了避免过重税负,采取在毛里求斯设立离岸公司的方式。再次是供应链管理风险,许多非洲国家基础设施比较落后,企业生产所需的材料以及配套设施严重不足,对非投资的湖南企业 在项目启动前,要对项目涉及的本地采购需求和分包商进行充分市场调研,通过科学合理的供应链管理,为公司降低税负。例如在一些离岸中心,成立离案采购平台,将利润尽量留在离岸公司,利用其零税率或者低税率为企业降低税收负担。


    只要是投资,不论国内外那个地方,风险都难以躲避,但是应该清晰认识到投资非洲的风险类别,然后仔细研究应对这些重大风险的措施,在此基础上,建立全面的非洲投资的风险控制体系和风控模型。第一要实施谨慎的尽职调查,进行全面的项目可行性分析,这是投资非洲最为核心的一项工作,要将公司设立、项目收益、交易模式、税收安排、采购物流、本地配套等投资策略进行落地,以保证项目投入的成功回报。第二要实施本地化战略,也是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国际化的重要标准、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在东道国扎根的重要因素、判断一个企业对当地贡献的重要因素,一要借助资深中介机构,掌握最及时准确的投资信息,二要实施人才、采购等方面本土化战略,增加与当地居民、企业、政府和媒体的互动,真正融入当地,实现互生共赢,建立有利于企业发展的公关生态系统,三要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树立良好形象,实现企业在当地的可持续发展。第三,要弱化中国企业背景、树立跨国公司形象,应该学习西方跨国公司的做法,及时调整自己的全球化战略,弱化企业的国家标签,强化其世界公民和本地公民的特征,像德国西门子那样打造一家完全的非洲公司。第四,要积极向保险机构投保、善用双边或多边投资保护协定,投保包括商业财产保险和海外投资保险,化解和转嫁境外投资过程中产生的各类法律风险及其他风险。第五,要依靠祖国的力量。充分利用我国政府渠道获取拟投资的非洲东道国信息,为投资决策提供参考;争取我国政府双边和多边的税收和融资安排,为投资项目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还有,借助我驻外使领馆、商会、银行和保险机构等提供的服务,为投资项目保驾护航。湖南省在非洲有湖南商会和湖南驻非洲商务联络处,能够为我省企业赴非洲贸易投资提供咨询服务。


 



[发表留言]   [查看留言(0)]  [字体大小:| |  打印本文]
相关文档:

版权所有:湖南省商务厅
网站管理:湖南省商务厅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湖南软神科技有限公司
湘 ICP 备 09006477号-5

地址:长沙市五一大道98号 邮编:410001
电话:86-731-85281215
电话:86-731-84112018 传真:86-731-84110389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